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在結束的地方起程-

所有的夢終將逝去。重新上路,不為別的,只為奔向那場告別的聚會。我知道這一切,早已註定-。抗爭,也只是為了微笑地死去!
  ——題記
  聽感傷的歌,寫冰冷的字,想就此遺忘,卻不想就此決裂頑固不化的矛盾著,掙扎於泥潭,深陷不起……夜太貪婪,夢太纏綿,它幾乎佔據著所有的過去和現在,自失去有你做伴的夜,原本糾結的心漸變荒涼。忘記有多少個夜晚是如此相似。煙,燃了一支,又一支。煙霧連同無邊的黑,將孤獨和背影一併吞噬。
  特立獨行,試圖尋找新的方向。每每踩下一個腳印,就會感覺到細細的沙粒在腳趾的縫隙中流梭……任由漫天風沙也抹煞不去縱多踏過的痕跡。總以為任你牽著手,哪怕蒙著眼睛,只要跟著感覺就不會迷路,
  也想簡單透明,近乎那所謂的坦然。只不過,太過清楚:愛情和眼睛一樣,容不得半粒沙塵。
  一個人走進另一個人的世界如此簡單,想的做的都鏈接著某種預約,有太多的相同總是會讓心眼迷失。就像一個怪圈迴圈著,等想要走出,卻舉步艱難,找不到任何出口,找到出口的只是無形的淚腺。-原來,真正的淚水並非廉價,它不會風化,不易腐朽。只因它來自心底,眼睛只是一個變相的出口。
  來來又往往,那些幸福的渴求曾帶著我們在時光的縫隙裏一路穿行,飛奔……累了,也曾共眠棲息。其實,應該沒有誰想停下來。就像對愛情一根筋的執著,執著著它的完美,執著到心疼。也絕不離棄。-就像幻化過的紫蝴蝶,執有你骨子裏鮮明的個性,藉以炫耀我燦爛的笑靨,也試著學你不羈的遊蕩。
  可誰偏離了一根筋的執著追求?誰在敷衍那執著於完美的初衷?誰心不在焉地說著也有執著到心疼?!你說: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!是的,有些事情不由選擇!你也許沒有了退路。乾脆,我選擇了逃避。
  -愛,無條件,有原則。沿此規則走下去...於是,原諒了白不懂夜的悲,也原諒了夜不懂白的殤。當寂寞的煙霧散去,愛的面目變得逐漸清晰。就當是場遊戲吧,無須太過-悲傷。新的生活還在繼續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