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相約一夏

靜好的時光,一直很安靜,一直很美好。似水流年,我又懷念起你在日光裏的淺笑。我們曾今說過的再見,一定會再見的吧!那時,花開正好,我們說好了,希望你,亦或是我,一切安好。
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題記
  
  (一)
  我在如花美眷的流年裏行走,駐足,回眸。只為那個夏天的花開,只為在一片日光裏,寫滿詩篇,等著你來。
  櫥窗裏盛放的琳琅滿目,是阜盛而過的年華在栩栩生輝。我說,夢裏花落知多少,可不可以,不要讓我醒的那麼早,因為,我怕,我怕把一切都忘掉。那時的時光,是真的很美好,我願永遠沉醉於那段時光,不願醒來。
  似水的流年,我不曾料想,有些時候,一旦真的分別,永不再見的話,會有多少人,一直流眼淚。那些在記憶的夏日裏如蓮花般綻放的純美的笑顏,是一種多麼溫暖的幸福,深入骨髓。
  然而,往往有一些美好,就在觸手可即的地方,真實存在著,然後又無情地破碎掉。曾今是那麼柔美,是那麼的澄澈,卻在歲月中逐漸凋謝,枯萎殆盡。
  明媚的日光裏的女子,是那麼輕靈,那麼的旖旎,就像一朵溫婉的睡蓮。曾今所追逐的你,該也是這般明麗,美好,只是卻如花般易謝。
  有些時候,心底那些寂寞的滋長,會讓詩畫般綺麗的景致都消匿於無際的時光裏,並且一旦失去,就再也尋不回。於是,在失去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,愛上了眼淚。
  等到所有曾今盛放過的花兒,都在一陣微風中,凋落,殘香嫋嫋,成為最後的溫暖。而曾經在細碎的雨中,那些被雨淋濕的記憶,是否又會重新開出花來。
  那斑駁的時光裏,我實在是料想不到,那年的花兒,開得是那樣的好,可為什麼會那麼快的枯萎,然後老去,失去了色澤與芬芳。
  我還記得,那年的花開正好,一片豔麗的花海中,我們彼此相望,我們許下了誓言,說好了任世事如何演變,我們都永不哭泣。
  如果說花開一次的美好只是生命中的一場幻夢,那在花香裏打撈浮華的的每一張微笑的臉,那麼的明媚,就像是生命的花蕾舒展容顏時一瓣瓣的柔軟。
  等到了那麼久以後,我知道你只是,我記憶裏爛舞的落花,等到風兒一來,便會紛飛墜落,然後無跡可尋。等待了那麼久,卻只有一季的盛放。
  你離開的那個季節,沒有憂傷。只有無休止的思念在漫延瘋長。那一季的花開,是我們彼此留下的紀念,而萌生在那個夏天的故事,永不老去。相遇的人,註定會彼此銘記,儘管離去,也會彼此祝願。
  任那時光薄涼,有些開在記憶的花朵,還在,還是那時相遇的美好。而你,已在一年一年的花開花落裏,長大,遠去,邁著輕盈的腳步,微笑著奔向,我不曾駐足的地方.
  那時,潑墨了牆角殘缺的想念,渲染出一個跌宕的夏天,那是你明媚的笑顏和我的沾染花香的指尖。那個夏天,我們說好的再見,一定不是再也不見的吧!
  這個夏天,我再次的,在一大片的木槿花裏,寫滿詩篇,在一大片的木槿花裏,掛滿我的心願,等著你來,等你來。
  
  (二)
  平平仄仄的輪回裏,時光老了又老。而我和你的故事,只是,一個未完成的童話。
  我在平淡的時光裏,鋪開畫卷,蘸一滴青絲墨,寫一段未完待續的故事。盛世光年,我用微笑向暖,卻讓結局變得更加憂傷。
  在日漸迫近的流年裏,曾經的美好,一片荒蕪。你不曾給我一次真切的約定,我卻始終在對你微笑,微笑著盼望你好。
  如今,總在不經意的年生,回首那遠去的日子,縱然發現光影綿長。那些原本在記憶裏定格的美好,現在變得那麼的刺痛,與不易觸摸。
  是不是,那些沒有到達的永遠,在某一刻,就真的成為了永遠。永遠的想念,以及永遠的思念,和著這個夏天的風,漸漸飄遠。
  似乎是再也想不起那些繁盛的記憶裏隱藏的一切,那個燦爛的年紀裏,那些如花美眷的情愫,在日復一日中無止境的蔓延滋長。
  那只屬於我們的夏天,一起走過的青春,也該是那般柔軟吧!就像這七月的天空,那麼的純淨,那麼的透藍,在我小小的心裏,成為今生唯一的珍藏。
  我時常在想,夏天若是沒有這流嵐與雲彩相伴,那麼它再短暫也沒有意義,同樣,明媚的青春裏,如果沒有我們曾今的勝放的軌跡,那些美好也無從附麗。
  你還記得嗎?那個夏天,我們說好的再見,而現在,為什麼你沒有出現。現在,我只是單純的希望你一切都好,你若安好,我便安心。
  漫步庭院,我的面前,無數莫名的花兒正在爭相開放,無數清麗的容顏在我的眼眸裏瓣落,我似乎看到了那年的蜂飛蝶舞,水映山柔。
  那時的時光,該也是如此,溫暖且宜人吧!七月的日光,將一切詩情畫意在天空下莫名的舒展,那些層層疊疊的暖意沁入心扉,我將飄落在風中的花蕊,小心翼翼的夾進我手捧的書頁裏,讓這一份殘香,彌留在心間。
  安妮寶貝說:總是需要一些溫暖,哪怕是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。
  我想說,我們曾今在日光下彌留的足跡,是對青春最美的祭奠。而如今,哪怕是紀念,一點點的紀念,也好,也會讓我不那麼寂寞,不那麼憂傷。
  這時,耳畔響起喬洋的《曾今我們的愛》,舒緩而優雅,略帶感傷。
  “一直存在我們的愛
  儘管你不在
  也許哪天你會醒來
  沒人在離開
  一直守在我們的愛
  又太何必悲哀
  去年的字跡長滿了青苔
  願歲去采流水覆蓋”
  曾今存在的我們的愛,是不是也如此般。去年的青苔上,我的字跡,確實已被塵沙掩埋。
  曾今再美也只是曾經,現在,我們還會相見的,是嗎?這個夏天,風一樣的清淺,雲一樣的柔軟,我很好,你呢?
  
  (三)
  我們的約定,你是否還記得,這個夏天,花開的這樣好,這樣妖嬈,只為你我的相約。
  七月熱夏,天空透心的藍,像是打磨過似的澄青。風的影子淺淺地漫過我安靜的眸,幾朵悠閒的雲兒,忽而氤氳成汽,忽而修飾成花。就像是鉛華洗盡後的透徹和靚麗,爽爽朗朗,輕輕盈盈。
  而我,在一縷清淡的花香裏,將醉未醉,在詩情畫意的眼波中,在舒適浪漫的暇思裏,任如風中的思緒徜徉。純淨的心,仿佛一片沾染了快樂的羽毛,在雲環影繞顫動裏浸潤著風的呼吸,風的詩韻。
  風中,那清新的耳語,那婉約的甜蜜,那恬淡的溫馨,將一腔情瀾染得愈發的纏綿。我恍惚的覺得,這風,這雲,這天,很有當初,那個夏天的味道。
  庭院裏的薔薇,散發著透徹人心的鬱香,牽引起心底靈動的思潮。在風裏安靜的含笑,我的淺醉愉悅如燦爛的夏花盈滿了清芬,愜意在柔靜安然中,任那自在飛花輕似夢的情懷,裁一束霓衣,織就清淺淡薄的安寂。
  清晨,稀薄的日光,在我的眼眸裏勾勒出一片明媚,曾今的青春,就那麼寫在七月的天空,我抬眸清望,還夾雜著你的淺笑,一片柔軟。
  席慕容說:記憶是無花的薔薇,永遠不會敗落。
  這句話的美好,一如我們的曾經,那勝放的青春,一樣的美好。
  現在,我想,是不是,愛,或者不愛,都不再重要。有些回憶,有些人,只要真實的存在過,就很好。那些在花開時節遇見的人,有時候,一輩子,只一次。
  是的,有些花,一生中只盛開一次,有些人,也是一樣。但,儘管如此,卻會讓人一生難忘。
  那時,我們一起追逐的夏天裏,繁星點點。我留下的筆記,寫下的句子,過去很久,卻依舊嗅得到當初花開的味道。
  也許,這個夏日,就算是一朵花,也會很容易的勾起那些曾今絢爛如花的記憶。是不是,在花開的時候,所有的悲傷都被不再悲傷。
  我等你的時光,就像是等待一段花開的日子。記憶裏,一瓣瓣的花開,又一瓣瓣的花落,是那麼的漫長,就像是一個季節的輪回。
  這個夏日,在清淺的夏風裏,沏一壺花茶,手捧一卷詩書,我將對你的思念,輕念出聲來,在風裏,傳唱成暖歌,對你委婉的訴說,我的等待。
  在這個夏天,沐浴在日光與花香裏,願你還是那個如花美眷的少女,而我也還是那個微笑向暖的少年,我們的相見,是為了一個約定,是為了一段時光,是為了路過的一段青春。
  那時花開,相約一夏。那時的花開正好,我們彼此路過彼此的青春,並且說好了,要在下一個流年,同樣的地點,相約一個夏天。
  花開一季,只為相約。這個夏天,日光暖暖,花香淡淡,這樣的時光裏,我很好,當然,也希望,你一直都好。
  你是否安好?這一個夏天,花開得是那樣的妖嬈,願我們還能再見,我們也一定會再見。那時,我們再一起淹沒在花海裏,細細品味,當初的那個夏天的味道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