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凝眸處,從今又添

撫摸陽光處的真實,看青柳嫩芽。是歲月增添了堆積著的砝碼,還是平添著心情的沉重?佇立於窗前,手中卻習慣的拿著筆,遠看風起雲湧,思緒難能抑制,仿如輕浪拍岸。
  
  那分明是一種欲望,是跳躍的文字,這種無形的誘惑處,是我多年來對文學的熱愛。歲月累計著我的年輪,光陰消磨了我的過往,卻在溫暖的日光中濃縮了我的執著。
  
  是愛好文學的根源,十年前的文學少年,歷經著狂熱的癡情。消長著瘋狂的投寄,它卻與金錢無關、無權勢無緣。它是文字變成鉛字唯一的希冀,亦是堆積文學高峰跋涉的足跡,它亦是我深夜凝眸處的小徑。
  
  黃花的季節,來了又去。燕子叼泥築的巢居換了生命,而我卻仍然在艱難前行。或者,執筆綴寫之際,抬首看去的是燕子呢喃時的親呢,是它們展翅飛翔的準備,但那是我眼前的階段,是生命過往的真實,也是陪伴我成長的風景。或許窗前填格寫字的日子,夜裏挑燈靜寂處的過往記憶猶新,或許如同呵護中的乳燕,它們成長的每天,卻獨獨是我進步的痕跡。
  
  因為文學,知足於其中,也沉醉於之間。冷落了親情,也增添了憂愁。憐歎門前梧桐落葉飄下的季節,感傷風起雲湧、雨打巴蕉的殘酷。簾卷西風時,人比黃花瘦。陽光三月,細讀《醉花陰》,靜想人比黃花瘦時的模樣。質本潔來還潔處,秋色夜沉深處,翻看《紅樓》遊記,卻感慨在《葬花吟》中落花的悲涼,黛玉傷心的花籃內,小鋤挖開了初春的泥土,卻打不開她那傷痛的心胸。
  
  正是少年不知愁,因為有了年輕的資本,遊戲與虛偽中生活,癡迷的文學在過往中成為流水。因為文學,我平脊無庸。窮了家庭、廢了學業。癡迷之處,是痛心的迷茫。年輕的資本換來的是錯失,醒悟在學海無涯的勵志中,刻於書桌上的格言,多少年後成為記憶的刀痕,那分明是曾經的努力,卻也是我錯落後的見證。
  
  因為文學,懂得了平淡之處就是福的意義。蟲唱蛙鳴,春來依舊時,沿著文學的崎嶇山路,一路摸索,一路樂悲。沉浸於文學築成的小屋之間的幸福中,感受於屋前的自然風光處。每每結果卻仍是寡歡於詩詞歌賦中。
  
  似懂非懂的理解著叫文學的東西,假裝拼湊著叫文學的網路,歡喜在敲擊出的帶著熱情的稿件,在投遞演變成網線的臺階上,它現在不僅是愛好的心境,更是成為精神寄託的標本。一有空閑,兩頭思索。結果就成了生活的品質,還有文學的積累。
  仍是夜深靜寂時,喜歡挑燈獨坐。翻看過往的日記,撿筆寫上一句腦中跳躍的字句。它是少年之後沉澱的文學思潮,它是曆以磨練後的堅定,亦是踏足文學土地上的必然承載。即使不再撿筆,佇於窗前,以熱愛文學的指向,在看那四季輪換的風景時,凝眸處,從今又添,一份熱衷!
返回列表